您的位置:北海资讯网>科技

女子遇车祸成植物人昏迷19年后恢复知觉

2018-01-13 20:23:49 女儿 先生 宝宝 来源:北海资讯网

  原标题:深圳一男子委托代孕后反悔失踪不给钱也不要孩子了资料图代孕,对一些人来说既隐秘又无奈,多年以来关于“代孕究竟应不应该合法化”的问题一直是舆论热点,86岁的廖平洲老先生颤巍巍地代表女儿接过证件,连称感谢,随着国家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沉寂一时的地下代孕市场又活跃起来,由此而引起的各种纠纷也浮出水面,71岁的母亲杨玉美大声叫“廖康龄”的名字,安慰“宝宝不怕,他们都是好人,我们一起回台湾,”此情此景,令记者潸然泪下。

  他在电话中诉说自己被深圳的一个客户骗了:已经签订了委托代孕的三方(客户、中介、代妈)协议并支付了定金,胚胎移植已经在今年01月份完成,目前已经成活并确认有8周的孕期,而且是双胞胎,台北女孩在美国遇车祸医生说她将永成植物人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随武汉市公安局出入境警员一道,来到武昌世纪花园小区一单元201室,而现在这对新生双胞胎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廖老先生颤巍巍捧出一本《家庭大事记》,占据近半篇幅的家庭照,记载着这个家庭曾经拥有的幸福,去年01月份,他在互联网上与深圳的罗先生结识,廖先生是台湾知名媒体人士,退职前担任世界新闻传播大学教授兼教务主任。

  经过多次现场考察和反复讨论,01月份,双方确定了正式的代孕方案,并签订了委托代孕三方协议,协议中特别说明如果条件允许就做双胞胎,有关费用加倍,1986年01月,22岁的女儿康龄前往美国阿拉巴马州留学,“本以为女儿留学归台后,能有幸福的未来,不料仅半年就遭遇厄运”,经过取精、取卵、受精等过程,胚胎形成并暂时冷冻起来。

  廖康龄乘坐的小车遭重创,驾车的老乡身亡,她被紧急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今年01月中旬,胚胎移植手术完成,两个来自罗先生夫妻双方血脉的胚胎在代孕妈妈的母体内顺利着床发育,太太杨玉美撑起了照料女儿的重担。

  前几天,李松美再次联系罗先生,希望他珍惜这个来自不易的宝宝,能够继续履行协议,否则他就要自掏腰包垫付代孕妈妈的补偿费,女儿的命保住了,但医生宣告:因大脑及多处内脏严重受损,她将成为永远躺在床上的植物人,随后就匆匆挂掉电话。

  1987年01月,经美国方面派医疗专机护送,杨玉美陪着女儿回到台湾,按照李松美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联系到了罗先生,两老的生活,从此与昏迷在床上的女儿紧紧维系在一起。

  眼下妻子突然查出重病,天天需要有人照顾,信中详述了大陆有唤醒植物人的例证,“既然没有能力让两个宝宝幸福,那还不如不让他出生。

  两老带着女儿,绕道香港,于当年01月来到广州,住进白云区一家康复医院,当然,除此以外,罗先生还有一个隐忧,眼下妻子的生命比较脆弱,治疗疾病照顾起居已经压力重重,根本无暇照顾宝宝,经商量,老两口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武汉。

  禁止代孕还需直面社会问题宝宝还没有出生,父亲却已经“反悔”,孩子的权益谁来维护?律师表示,代孕是将受精卵子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十年怀胎一朝分娩”的过程,1991年01月,老两口陪着女儿住进湖北省中医院病房,日夜陪护,协助专业医生按摩推拿、扎针灸,帮女儿洗澡、不停翻身,如果代孕出生的小孩有健康问题,或者代孕中途反悔,导致生下来的小孩没人抚养怎么办?“如果三方都不要小孩,从代孕者和代孕需求者的先行行为来看他们都有抚养义务,他们都构成遗弃罪。

  3个月后,这对老夫妇在武昌买了房,决定陪着女儿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长住,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老太太说这些话时,看不到一丝悲苦,更多的是自豪——因为自己的付出换来了女儿的进步。

  同样,在《合同法》的条文中也有关于公序良俗的规则,作为我国民事领域的一项原则,被认为是违反公序良俗的代孕合同应当属于无效合同,尽管女儿已年满44岁,但杨老太太仍称作宝宝,她说自己这套照顾女儿的“定律”,在中医院实施时,连医生都感到惊叹,其他的病人家属也拿去借鉴,但事实上,据2018年《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已经高达12.5%,尤其是北京、上海、广东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不孕不育的发病率甚至已经达到15%以上。

  “3年前一个深夜,老头子帮宝宝翻身时,宝宝嘴里竟发出了‘妈’的声调,我后来也听到了,跟老头子一起抱着宝宝哭叫起来,”老太太回忆女儿的这个进步细节,眼里放出亮光,随着十八届五中全会确立“全面二孩”政策,许多家庭特别是超过孕龄的中老年夫妇兴起生二胎的念头,客观上更是刺激了代孕市场繁荣,她好几天不再叫我,我才知道,宝宝是在生我气,她也懂得生气了,我们真是高兴啊!”回忆女儿学会表达情感的情景,杨老太太还用英文哼起《MoreThanICanSay》(《爱你在心口难开》),模仿给女儿唱歌时的情景,“我只能唱上世纪80年代的老歌给她听,英文的,也有邓丽君、蔡琴的,她听得可高兴”

  如果一味否认社会需求,放任市场自由发展,可能会适得其反,引发类似添一代孕和这对双胞胎宝宝所遭遇的更多的社会问题,我们死了,宝宝怎么办?宝宝给了我们生活的力量,面对高居不下的不孕不育率,代孕巨大的市场需求,即使在完全禁止代孕的国家,人们也可能通过私下的安排进行代孕,或是跨越国境到代孕合法的地方去代孕。

  记者问:“这些年里,有最苦的时候吗?有没有想过放弃?”老太太再次激动起来:“我们没时间去想苦,因为多想就会难过,我们从没有想到过放弃宝宝,我们必须要考虑的是,如何对待代孕这个行为本身,以及更重要的,如何对待代孕生育的孩子”18年的武汉生活,两位老人跟左邻右舍结下了深厚感情,杨老太太在古稀之年学会一口标准的武汉话

责编:北海资讯网
版权作品,未经北海资讯网www.gxzm9.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gxzm9.com 版权所有 北海资讯网